【优秀留学生毕业生风采】法学院留学生罗伯特——独立、勤奋、阳光

【编者按】北大是全中国最早承受留先生的初等学府之一,从20世纪50年代至今,已培育了3万多名留先生校友。从最后的每年几十人,到如今的每

【编者按】北大是全中国最早承受留先生的初等学府之一,从20世纪50年代至今,已培育了3万多名留先生校友。从最后的每年几十人,到如今的每年约7千人次,北大的留先生任务在培育规模和教学管理等方面均获得了明显提高。一批又一批的留先生在北大渡过了精彩而难忘的大先生涯,回国后则成为了中国与世界各国敌对往来的桥梁和纽带。

每年,都有不少留先生取得北京大学优秀毕业生这一荣誉。在往年的获奖先生中,既有屡次在模仿法庭中获胜的最佳辩手、行将赴哈佛法学院进修的蒙古帅哥,也有担任中文系先生会留先生部部长、积极组织活动促进中内政流的韩国姑娘,既有学习成果首屈一指、屡次取得奖学金的本科生,也有潜心研讨文学、扎根北大13年的博士生。

在这些优秀的留先生行将学成归国、分开燕园之时,北京大学国际协作部启动了这次专题访谈活动。让我们走近这些来自世界各国的优秀同龄人,一同分享他们共同而精彩的北大故事,倾听他们深沉而难舍的北大情怀

 

那天在采访名单上看到罗伯特的名字,我便迅速地报名参与了这次访谈。早在这学期初,我就在一门通选课上看法了他。还记得第一节课他刚进教室时,帅气的表面和矮小的身体吸引了全班的留意。在一次次接触中,大家渐渐发现,罗伯特不只表面帅气,特性也很特别。他往年大四,既要上课又有实习,却照旧与我这样的大一重生异样地仔细求知、学习,毫不懒惰;他是留先生,却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而且每次都积极参与小组活动,出谋划策。这次难得的交流时机,让我对他多了一分理解,更多了一分佩服。

 
罗伯特
 

从波兰到北京:一次不从众的重要选择

罗伯特,波兰人,中文名叫罗梓俊。这是个身高目测一米八五以上,身体和外貌是典型欧洲人容貌的大帅哥。走在校园里,无论是他的“海拔”还是他的尖鼻头都足以发明北大高回头率。别以为这个留先生只是表面帅气,学习刻苦、喜好丰厚、中文流利的他,从各方面看都是留先生中的佼佼者。

他的很多同窗能够都不晓得,成果优良的罗伯特还是一个国际象棋专业选手。他4岁时就学会了下国际象棋,后来参与了波兰的国际象棋俱乐部。这个喜好培育了他许多方面的才能,包括考虑成绩的逻辑性,推测他人心思的才能,以及做临时方案的习气等等。在竞赛中,他们往往要提早算好15歩棋的状况。此外,频繁的国际竞赛也让他无机会周游很多国度,并由此学了多门言语。

不过,用罗伯特本人的话说,最令他骄傲的一点就是:“我一切的课都不会逃。”这一方面当然是由于他的仔细与勤劳,同时也有局部缘由是他的确没法逃。也许是由于他共同帅气的外貌、仔细的听课态度、流利的中文程度,每一门课,罗伯特都会遇到这样的状况,只需他去上过一次,教师便能随便地记住他,很多教师还会自动和他交流。

可初到中国时,罗伯特的学业却远没有这么顺利。中文,对从小在波兰长大的他来说还是有一定的困难。在学习了两年中文当前,罗伯特才第一次参与了北大的退学考试。却由于两分之差没能考上。后来他持续努力,参与了北京大学预科项目,最终进入了北大法学院。

谈起为何选择来中国留学,罗伯特表示,这是别人生中一个重要而不从众的选择。高中毕业后,德才兼备的他同时收到了一所波兰大学和一所英国大学的录取告诉书。他本人本想去英国念书,由于大少数欧洲人都会选择去英国上大学,但罗伯特的父母却以为不要随大流,和英国相比,反而是正处于疾速开展阶段的中国更值得选择,于是便劝说他来中国学习。就这样,在和父母停止了深化的交谈,并经过一番沉思熟虑之后,高中毕业不到一个月的罗伯特,只身离开了中国。

选择法学:想见证中国法律的变化与开展

谈起本科时期的专业选择,罗伯特说,他本来想选择经济学,但是出于三个缘由思索最终选择了法学。首先,他发现中国的经济学课本很多是从美国翻译过去的,假如学经济还不如去美国;其次,他发现学习中国法律的本国人很少,整个波兰的历史上也没有几个,假如本人成为一个学中国法律的波兰人,那一定会很特别;最初,也是最重要的一点缘由,他以为中国法律正处于疾速的开展变化之中,将来会很有出路,他想亲身见证这一历史。就这样,罗伯特成为了法学院这个令很多中国先生都望而生畏的学霸学院外面为数不多的留先生。

在法学的众多分支中,罗伯特最喜欢的是知识产权法。“由于在中国,知识产权这个成绩持久地被疏忽了,最近中国才开端注重起来并且去开展这个范畴。我觉得很有兴味,想要去切身地感受这个变化。”无论是对知识产权法的酷爱,还是现在选择法学的缘由,似乎都在彰显着他想要去亲身感受中国法律不时提高、生长与变化的心境,也许正是这样的心境,让他愈加珍惜在北大法学院学习的时机,坚持着仔细、踏实的学习。

在罗伯特眼中,四年的法学学习给本人带来了很大的影响。“首先,看成绩必需有本人的观念,而且必需学会为本人的观念争辩。不过一定对辩题坚持开放的态度。由于这个世界上没有一团体能掌握相对真理,无论是少数人还是多数人。即便是少数人也不一定是对的。”同时,他还养成了看原版书的习气:“很多材料是翻译过去的,其实不如看原版。比方法理学的一些内容十分深入,其实很难翻译成原来的意思,我建议看原文。”

而关于广阔留先生,他提出的一个重要建议是平常一定要坚持练习汉字。他说:“坚持练字很重要,不然,考试时常常会呈现写不完或许遗忘某个字怎样写等状况。考试的时分,你没有工夫想汉字的成绩。”

罗伯特之所以这么强调汉字,还有一个风趣的小插曲。我问他大先生活印象最深入的事情是什么,我万万没想到答案不是和冤家的一次烂醉,毕业的一次别离,假期的一次游览或是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他竟然答复我是第一次用中文考试的场景。“那是一次闭卷考试,必需要本人写汉字,没有人能通知你,又不能查,特别恐惧。由于惧怕就遗忘了,就记得很多特别复杂的言语。这是个很坏的习气。于是后来我就培育本人用尽量复杂的言语去表达专业知识,如今也是,考试的时分我都是先把意思表达明白,然后再注重言语表达。”讲这个小故事的时分,罗伯特生动的表情让我频频想要发笑,真让人想不到,让这团体高马大的欧洲男生印象最深入的大学故事居然是考场上的一段高压小插曲。

回首北大:燕园情,千千结

采访罗伯特的工夫是6月28日下午,那天上午刚好是北大法学院的毕业仪式。“我穿上学士服的时分,才真正觉得到本人毕业了。”四年的学习生活,让马上就要走上职场的罗伯特对这个园子充溢了不舍。

 
毕业前罗伯特和好友到印尼去游览

他最舍不得的,就是在燕园遇到的恩师们。“北大的教师很好,很有知识,很有程度。像国际经济法的教师,讲课的作风很生动,也常常发问,即便课堂有两百多人,她仍然可以和先生坚持互动,渲染课堂的氛围。”而罗伯特最喜欢的一门课则是北大有名的通选课——心思学概论,“由于教师讲得太精彩了!会让你觉得,他讲的东西能够有的时分你也晓得,但是却没无意识到。教师一讲,你就会觉得‘哇,还真是这样!’很受启示,所以我很喜欢。”

异样令他难舍的,还有这四年看法的同窗们。“这里的先生十分优秀,能和中国的优秀先生一同上学,我真的觉得十分荣幸。”可是说着说着,他却显露了遗憾的表情,原来他觉得本人这四年最遗憾的事情就是没有住在学校的宿舍里,因而接触的同窗比拟少,尤其是和中国同窗的交流不够多也不够深化。罗伯特说,假如再有一次时机,他一定要更好地融入大先生活,不只仅要参加社团,还要看法更多冤家,与更多的中国先生更好地交流。

谈起北大的校园氛围,他想了一会儿,最初用了一个对留先生而言颇有点难度的名词作描述词的用法——“很北大”。罗伯特是这样描述北大的:“这里你只需一出去,就晓得是一个历史十分悠久的大学,无论是修建还是未名湖边的自然景色。本国的冤家来玩,我带他们旅游校园,他们都很喜欢。北大的美食我也很喜欢,尤其喜欢学一食堂。”

如今,行将和燕园挥手作别的罗伯特就要迈向别人生的下一段旅程——美国十分著名的雷曼律师事务所曾经向他收回了约请。真心肠祝愿他,这个勤劳、阳光、悲观的波兰大男孩,可以带着北大给他的财富,在今后的任务和学习中再攀顶峰!

 

专题链接:优秀留先生毕业生风采

编辑:安定